您的位置:一元一国学网 > 经典精选 > 名著名作 >

除了《乡愁》,余光中还写过这些诗

2017-12-15 09:04
来源:一撇一捺 作者:一撇一捺
因为生在重阳节,余光中称自己为“茱萸的孩子”,文学史家则称他为“怀国与乡愁”的代表。

  据台媒东森新闻报道,诗人余光中在高雄医院过世,享寿九十。

  余光中,祖籍福建永春。少年曾在南京、重庆、厦门多地生活,1949年随父母迁香港,1950年赴台,就读于台湾大学外文系。 1953年,参与共创“蓝星”诗社。爱荷华大学艺术硕士,曾在台湾、美国、香港多所大学进修、任教,诗歌、散文、评论、翻译领域皆有成就。诗集有《舟子的悲歌》《莲的联想》《白玉苦瓜》《与永恒拔河》《隔水观音》等。

  中国有很多诗人,余光中很特别。

  中国文学素有“诗文双绝”的美谈,余光中“右手为诗,左手为文”,当年被梁实秋誉为“成就之高一时无两”,而诗人自称一切的根源“来自21岁以前在那片华山夏水笑过哭过的日子。”

  因为生在重阳节,余光中称自己为“茱萸的孩子”,文学史家则称他为“怀国与乡愁”的代表。

  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1972.1.21

  除了这首家喻户晓的《乡愁》,余光中的诗歌你还知道哪些?

  算命瞎子

  凄凉的胡琴拉长了下午,

  偏街小巷不见个主顾;

  他又抱胡琴向黄昏诉苦:

  空走一天只赚到孤独!

  

  他能把别人的命运说得分明,

  他自己的命运却让人牵引:

  一个女孩伴他将残年度过,

  一根拐杖尝尽他世路的坎坷!

  1950.11.8

  

   乡愁四韵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酒一样的长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血一样的海棠红

  沸血的烧痛

  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信一样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待

  是乡愁的等待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母亲的芬芳

  是乡土的芬芳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1974.3

  小褐斑

  如果有两个情人一样美一样的可怜

  让我选有雀斑的一个

  迷人全在那么一点点

  你便是我的初选和末选,小褐斑

  为了无端端那斑斑点点

  蜷在耳背后,偎在唇角或眉尖

  为妩媚添上神秘。传说

  天上有一颗星管你脸上那汗斑

  信不信由你,只求你

  不要笑,笑得不要太厉害

  靥里看你看得人眼花

  凡美妙的,听我说,都该有印痕 月光一满轮也不例外

  不要,啊,不要笑得太厉害

  我的心不是耳环,我的心

  经不起你的笑声

  荡过去又荡过来······

  1975.8.2

  收藏家

  小时候

  他收集蝴蝶和风筝

  和春天其他的一些标本

  但那些华丽的翅膀

  而且脆弱

  一吹就断了

  

  高三起

  他收集车票和戏票

  —— 全撕了角

  为了一种瘟病叫恋爱

  可终于收集不到

  那女孩

  

  然后他收集自己的美名

  听众的掌声

  读者的信

  几捆以后已经很疲劳

  一把高额的冥钞

  那样子握着

  

  四十岁以后他不再收集什么

  除了每晚袋一叠名片

  一叠苍白难记的脸

  回去喂一根愤怒的火柴

  看余烬里窜走

  一只蟑螂

  1971.8.24

  批评家

  他们说批评家是理发师:

  他把多余的剪光,

  然后把余下的加以整理,

  用香膏沐得闪亮。

  

  在奥古斯都和盛唐的时代,

  那情形应该是这样;

  但如果进店的多半是秃子,

  我同情理发这一行。

  1954.5.5

  狗尾草

  总之最后谁也辩不过坟墓

  死亡,是唯一的永久地址

  譬如吊客散后,殡仪馆的后门

  朝南,又怎样?

  朝北,又怎样?

  那柩车总显出要远行的样子

  总之谁也拗不过这桩事情

  至于不朽云云

  或者仅仅是一种暗语,为了夜行

  灵,或者不灵,相信,或者不相信

  最后呢谁也不比狗尾草更高

  除非名字上升,向星象去看齐

  去参加里尔克或者李白

  此外

  一切都留在草下

  名字归名字,骷髅归骷髅

  星归星,蚯蚓归蚯蚓

  夜空下,如果有谁呼唤

  上面,有一种光

  

  下面,有一只蟋蟀

  隐隐像要回答

  1967.3.5

  当我死时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

  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

  听两侧,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

  两管永生的音乐,滔滔,朝东

  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

  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

  从前,一个中国的青年曾经

  在冰冻的密西根向西瞭望

  想望透黑夜看中国的黎明

  用十七年未餍中国的眼睛

  饕餮地图,从西湖到太湖

  到多鹧鸪的重庆,代替回乡

  1967.2.4

  “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曾经的风华少年,如今闭上了双眼,没有躺在黄河长江之边,而是在浅浅海峡的另一端。两岸的“乡愁”,依然是国人心中放不下的牵挂。

  乡愁,一直在风里飘;

  乡愁,不能一直在风里飘。

相关推荐
视频
图片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 2006-2017 YIYUANYI.ORG,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6017733号 ICP/SP:鄂 B2-20100159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5号
本网站由湖北谦顺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服务 公益热线:027--87528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