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元一国学网 > 经典精选 > 名著名作 >

《红楼梦》里的元宵节

2017-02-09 09:16
来源:团结报 作者:张泽文
正月十五闹元宵,这是中国人千年的传统,从古至今有关元宵节的诗词歌赋层出不穷,在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首《红楼梦》里,自然也避不开闹几回元宵。

正月十五闹元宵,这是中国人千年的传统,春节后第一个重要节日,也是春节的尾声。从古至今有关元宵节的诗词歌赋层出不穷,从而使得元宵节习俗变化为人可知。在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首《红楼梦》里,自然也避不开闹几回元宵。更甚者,元宵节是《红楼梦》里伴随着人物命运转折的重要节日。

英莲丢失

由于《红楼梦》作者曹雪芹身处清代,今日读者据“红楼”里元宵节的过法可以大致推测当时元宵节习俗。元宵节又称灯节,可见燃灯放焰对元宵节的重要性。每到此日,各家各地纷纷闹花灯放烟花。“红楼”第一回里,甄士隐的女儿英莲便是在社火花灯时丢的。

如此佳节,遭此不幸,实在令人不忍。但其实“红楼”故事开篇,一僧一道对甄士隐说的那几句诗早已暗示了英莲之命运——“娇生惯养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只可惜士隐虽听得明白,却“心下犹豫”,更没放在心上。次年元宵,只有一个粗心家人霍启抱英莲看社火花灯——英莲最终丢了。

元春省亲

《红楼梦》里第一次浓墨重彩地描写元宵节,还是在贾元春上元节省亲。这次是既闹花灯又猜灯谜实实在在地闹了一场,描写细致。贾妃进荣府,一下舆便“只见院内各色花灯烂灼,皆系纱绫扎成,精致非常”。再进大观园一下舆,又“只见清流一带,势如游龙,两边石栏上,皆系水晶玻璃各色风灯,点的如银花雪浪,上面柳杏诸树虽无花叶,然皆用通草绸绫纸绢依势作成,粘于枝上的,每一株悬灯数盏,更兼池中荷荇凫鹭之属,亦皆系螺蚌羽毛之类作就的。诸灯上下争辉,真系玻璃世界,珠宝乾坤”,“船上亦系各种精致盆景诸灯”,显足了富贵繁华。

有花灯怎能无灯谜,要知道自宋代起,猜灯谜便是元宵节一个流行的娱乐活动。更何况贾府诸位都是文化人,这一文雅有趣的活动更是不能少。于是“红楼”二十二回,又补写了一回猜灯谜,好好热闹了一回。当然,此处的灯谜并非曹雪芹随手写成的,贾府四春写下的灯谜,都暗示了其未来的命运。

元春作的灯谜是:“能使妖魔胆尽摧,身如束帛气如雷。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谜底是爆竹,亦是暗示元春此生。元春贵为贤德妃,煊赫非常。然而爆竹绚烂仅是一瞬间,元春的荣华与生命恐怕也持续不了多久。迎春则是:“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通。”谜底是算盘。无运、难逢、纷纷乱、数不通,皆为不祥之兆。果然,贾赦本想给迎春结门好亲事,可惜偏偏选了孙绍祖,迎春婚后才一年便死在孙绍祖棍棒之下。探春又作的是:“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这指的是风筝。风筝可高飞,但终生飘飘荡荡,牵丝一断便有去无回,不知何处。这与探春的处境很相似,预示了她远嫁他乡的结局。再看惜春所作:“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谜底是佛前海灯,清净孤独,暗示惜春的性格和最终出家,青灯古佛长伴一生的结局。

转头看宝钗湘云所作,亦皆是一语成谶。宝钗所作灯谜乃是:“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谜底是更香,预示了宝钗与宝玉婚后艰难苦涩的生活。而湘云所作:“溪壑分离,红尘游戏,真何趣?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谜底是猴子。此灯谜也不是吉祥喜庆之句,暗示了湘云夫君早亡,孤寡拮据的生活。

上元佳节,以上几位所制灯谜不约而同地透露出衰败之意,难怪贾政看了灯屏之后深觉不祥,暗自烦闷悲戚,夜里更是辗转难寐。其实再辅以贾母,贾政所作的灯谜,此意则更明显。贾母灯谜:猴子身轻站树梢。谜底是荔枝。联想到秦可卿托梦给凤姐的那句“树倒猕猴散”,深觉讽刺。再看贾政的:“身自端方,体自坚硬。虽不能言,有言必应。”谜底是砚台。砚即验,又看这“有言必应”,不就是暗示贾政观灯谜之后的不祥猜测一一验证吗。

 

这一场元宵节,前前后后着墨甚多,繁华至顶。第十七回借拟匾额对联带诸位游了一次大观园,大观园之胜景由此可一窥。上元那日,更是“帐舞蟠龙,帘飞彩凤,金银焕彩,珠宝争辉”,风流富贵到了极致。身为皇妃的贾元春到时,看此景,都“默默叹息奢华过度”,此后她又接连提醒不可奢华靡费,过分之极。然而盛极而衰,这一场元宵节亦处处暗含悲凉,上文所言灯谜即是一。此外这场奢靡的热闹,耗资巨大,应付勉强,直接引起贾府金融危机。

此外,在这团圆佳节,喜乐融融之际,贾元春与父母家人见面的心情亦是凄凄惨惨戚戚。她“满眼垂泪”“忍悲强笑”,与贾母、王夫人见面时三人都“满心里皆有许多话,只是俱说不出,只管呜咽对泣”。逐次见过,又是流泪。临走时,又满眼滚下泪来,“勉强堆笑,拉住贾母,王夫人的手,紧紧地不忍释放,再三叮咛”。作为省亲的主角,心中却如此凄惨。其中缘由就是元春见贾政时哭的那句:“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再看贾元春在这豪华的大观园里,从戌初到丑正三刻,满打满算也不足四个时辰,令人嗟叹。

元宵夜宴

如果说元春省亲那场元宵节还是繁华至极下暗藏危机,那么“红楼”里着重描写的第二场元宵节,便颓势渐显。这次是贾府内部寻常过元宵的情景。贾府也挂各色佳灯,燃放烟花。贾府“两边大梁上,挂着一对联三聚五玻璃芙蓉彩穗灯。”“窗格门户一齐摘下,全挂彩穗各种宫灯。廊檐内外及两边游廊罩棚,将各色羊角,玻璃,戳纱,料丝,或绣,或画,或堆,或抠,或绢,或纸诸灯挂满”。庭院里放的烟花也是精巧的上贡之物。

贾府过元宵也是看戏的。当日贾元春省亲便有看戏,这次贾府自己过元宵也是看戏。这也是元宵节晚宴的重要娱乐项目——当然,贾府每逢有喜事都爱听戏。这次贾母等人先听戏班唱了《西楼·楼会》《观灯》等曲目,又让芳官唱了曲《寻梦》,葵官唱了曲《惠明下书》,过足了把戏瘾。除了听戏,还有说书的女先生,弹了一首《将军令》的曲子。

 

不过,与上回元宵最不同的,还是此次贾府的家宴。元宵节的夜宴,是除了花灯烟花之外最重要的习俗了。这次的夜宴,看装饰仍然处处透着高贵典雅。御赐百合宫香、小盆景、新鲜花卉、上等名茶等等,贾母爱如珍宝的珍稀“慧纹”都摆出来了。就连那烛灯都有几分趣味:“每一席前竖一柄漆干倒垂荷叶,叶上有烛信插着彩烛。这荷叶乃是錾珐琅的,活信可以扭转,如今皆将荷叶扭转向外,将灯影逼住全向外照,看戏分外真切”。

夜宴倒并未细致描写菜肴,而是重在宴席上种种娱乐和众人的行为表现。娱乐项目除了看戏听说书,还有击鼓传花讲笑话等。如此种种,看上去虽比不得元春省亲时的热闹——但这也是正常的——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不过难得的是,凤姐在夜宴上讲的几个笑话,居然也有些不合时宜。她讲的两个笑话都是以元宵节为背景,都强调一个主题——散了。如此,以至于众人都觉“冰冷无味”。这是很异样的,所以这两个笑话让人更不由自主地想到贾府众人的结局或许就是“散了”那样冰冷无味。

此外,这次夜宴贾母“曾差人去请众族中男女”,但种种原因,族人虽多,来的人却并不多。当然,对于家宴来说,也算热闹,但总归是人不齐。而且这次还特意点出,袭人与晴雯都在热孝中并未参加宴席。这与上次也是十分不同的,上次袭人的母亲特地来接她回家团圆,此次元宵却已是天人相隔,各自凄冷了。又加上“太妃欠安”,贾府的灯谜会也省去了。

再者,第五十三回里贾珍、贾蓉和门下庄头乌进孝的对话,说今年收成不好,进项少;又说府里花费巨大难以支撑,点出了上次元宵省亲奢靡带来的巨大危害,如今是“外明不知里暗的事.黄柏木作磬槌子——外头体面里头苦”;还说“那府里果真穷了”。如此真是隐患重重颓势尽显。然而这是暗地里几人商议的,再对比这高贵典雅的夜宴陈设、娱乐,不由感叹贾珍几人这话是说到骨子里了。这次元宵节,更是贾府的下坡路。

(作者单位: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民族学院)

视频
图片
合作单位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 2006-2017 YIYUANYI.ORG,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6017733号 ICP/SP:鄂 B2-20100159
本网站由湖北谦顺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服务 公益热线:027--87528487